点击关闭

市场业务-实际上对于中国市场上的其他车企来说:

  • 时间:

【印尼发布海啸预警】

車市大環境蕭條、“新四化”轉型的巨大壓力……種種不良因素的疊加之下,車企頻頻發出的盈利預警已然讓我們對這次“業績彙報”幾乎不抱有什麼期望。

對於自動駕駛未來是否真的能降低運營成本一事,滴滴似乎已經開始有所猶豫。

然而,像智能網聯與自動駕駛這些新興的汽車業務,實際也並不是那麼好做。

7月24日,Cruise首席執行官丹·阿曼(Dan Ammann)發文表示,Cruise將無法實現在2019年之內部署自動駕駛出租的目標。

尤其是通用,今年上半年歸屬於股東的凈利潤為45.8億美元,同比勁增33.1%。

其上半年的營業利潤不僅同比增長10.6%,而且利潤率更達到了8.7%,這甚至比大眾汽車的還要高。

相比蔚來而言,特斯拉自信爆棚,甚至有點自負了。

“為達到一種能在舊金山部署完全無人駕駛服務所需的性能和安全水平,我們將會在今年下半年大幅提升我們的測試和驗證里程。”阿曼說道。

原因也不難想象,那就是自動駕駛項技術的開發可能比大多數車企最初預期的更昂貴、更複雜。

“我們相信,即使我們的實際汽車產量遠遠低於預期,我們依然能達到稅收目標和資本支出要求。”外媒報道,7月29日特斯拉在最近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一份文件中披露,公司同意從2023年起每年向中國繳納22.3億元人民幣(合3.24億美元)的稅款,並承諾上海工廠每年的銷售收入將不低於750億元人民幣。

7月29日,據晚點LatePost報道,滴滴有意分拆自動駕駛業務,原順為資本執行董事孟醒將加入新公司擔任負責人,同時也將負責新公司的融資業務。

事實證明,術業有專攻,攤子鋪的太大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

接下來,人們都熱切期待著“利潤之王”——豐田的半年財報。

比如PSA,這家在中國市場虧了20多億,中國市場銷量跌至歷年冰點的法系車企,二季度交出的財報仍非常漂亮。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各大車企巨頭為了維持利潤,關廠、裁員等手段我們已見慣不怪,好比早前朋友圈10W+熱文《佛吉亞關閉中國7座工廠》,背後除了折射出中國車市的不景氣之外,實則更重要的一點是,目前全球汽車產業的新一輪轉移熱潮或正在悄悄發生。

未來,該工廠的產能將同時兼顧傳統燃油車與新能源汽車。

最近,現代汽車正對其位於重慶的第五工廠進行電動化改造,以重振其不斷下滑的中國新車業務。

看來特斯拉對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和敢於“試錯”的中國消費者真的有很大信心,事關若到2024年1月12日,特斯拉上海工廠的稅收收入未能達到協議標準的80%(即大約每年17.8億元人民幣),該公司便同意歸還工廠土地。

同時,還傳出去年巨虧了109億元的滴滴,正與其最大股東日本軟銀公司以及其他潛在投資者洽談自動駕駛融資業務,以找尋更多的合作伙伴分擔高昂的研發成本。

而豐田與比亞迪聯手的電動車,亦計劃於2025年投放中國市場,但功夫汽車預計,這一新車到來的日子,或將更快。

自動駕駛這項業務如今看來更像是一個“無底洞”。

特斯拉設下的這5年時間,看似是有著要“大幹一番”的意味,實際上對於中國市場上的其他車企來說,時間非常緊迫,尤其對於那些已經落後的選手來說。

7月的最後一周,又到了各大上市車企半年業績的彙報時間。

不過,我們可能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有媒體報道稱,受貿易摩擦等因素的影響,三分之二的日本上市製造商今年第二季度的利潤都有所下跌,這也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利潤下跌公司最多的一個季度。

另一方面,儘管大眾和通用這兩家車企今年上半年的全球銷量均有著2.8%和8.3%的下滑,但兩家車企在盈利方面仍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正如財政吃緊的蔚來汽車,已打算把FE車隊賣給力盛。據報道稱,車隊實體的運營和技術管理將由西班牙的QEV Technologies公司執行,而蔚來只會作為投資者或者贊助商的身份,保留車隊NIO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