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宏塔群众-李宏塔的家世说“显赫”不为过

  • 时间:

【冯绍峰接机赵丽颖】

2003年夏天,淮河、滁河流域發生水災,為了摸清具體災情,他連續20多天奔走在災區,是“反向工作法”起了關鍵作用:他從受災群眾蒸著救濟米的鍋中“聞”出了問題,查清了責任;他走進受災群眾的帳篷“量”出了其中暑熱與機關辦公室之間的溫差,讓機關為3萬多受災群眾騰出溫度適宜的辦公室做住處。

出身“名門”的“普通人”李宏塔的家世說“顯赫”不為過,祖父是李大釗,父親李葆華曾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然而李宏塔的成長卻與普通青年無異:父母工作忙,出生19天就被送往托兒所照顧,直到6歲才被接回家;16歲當兵入伍,做過化工廠工人,後來考上大學;1978年起,先後在共青團合肥市委、共青團安徽省委、安徽省民政廳等部門工作。

“不能吃苦,就不能成人,”李葆華曾經這樣教育李宏塔。一個習慣伴隨李宏塔一生:除了極少數重要公務趕時間,李宏塔從不坐專車,天天騎自行車上下班。隨著年齡增大,2003年他將自行車換成了電動車,還笑稱這是“與時俱進”。

變崗不變本色的老黨員在民政系統工作期間,李宏塔每年至少有一半時間在基層度過。當地很多同志都知道他的“反方向工作法”:下鄉時不向有關市、縣打招呼,經常讓司機“把車子開到進不去的地方”,然後步行進村入戶檢查工作。從百姓家裡出來,他再到鄉鎮、縣市座談。“必須離開公路,直接去問老百姓。沿著公路轉、隔著玻璃看是瞭解不到真實情況的。”李宏塔說。

記者還瞭解到,李宏塔在民政廳一干18年,期間有許多人為他得不到升遷而“打抱不平”,可他自己對此卻泰然處之,從未向領導提出過要求。這也與父親李葆華有關。他從不為子女的升遷打招呼,每當子女所在省里的領導前來看望他時,還要囑咐對方務必嚴格要求。

嚴於律己治家的“清官”問起對李宏塔的印象,有人笑李宏塔是個沒“愛好”的人,不抽煙不喝酒,也不進歌廳舞廳。還有人向記者透露,說李宏塔有時讓人“難堪”。

2008年,李宏塔的兒子李柔剛結婚,婚禮佈置簡單,單位同事們前來祝賀並包了紅包。為了不破壞婚禮的氣氛,李宏塔照單全收,但第二天便將所有的禮錢如數奉還。

一年春節,這位同志和愛人從老家回來,給李宏塔捎去幾樣小吃,李宏塔卻回贈價值數倍的物品讓他帶回家。這正與父親李葆華當年所為一模一樣:那時家中收到幾包葡萄乾,父親讓家人把葡萄乾退回,還把少年李宏塔吃掉的那一包折價一同退款。

對提拔“冷”,卻對百姓熱。民政部門多名老同志告訴記者,李宏塔把群眾處成了親戚:低保戶過年的餃子皮沒著落、前來求助的下崗工人沒帶傘……他都會自掏腰包幫上一把。

當年根據安徽省幹部住房標準規定,李宏塔應該享受至少70平方米的住房。然而1984年,他卻搬進位於樓房最西面一套冬冷夏熱的兩居室,在這套55平方米的舊房裡一住就是16年。“大家都是這樣,我也知足。”李宏塔說。在共青團工作時,單位曾經要分給他一套大房子,他看到年輕職工沒地方住,愣是堅持用自己的一個大套換了3個小戶型,分給了單位3位年輕人。

2008年,李宏塔當選安徽省政協副主席。歷年全國“兩會”上常能聽到他為困難群眾的“發聲”。退休後,李宏塔選擇加入中華慈善總會,依舊為改善困難群眾生活四處奔走,他說:“慈善能直接為最困難的群眾服務,這是我晚年的一件幸事”。(記者 陳諾)

李家三代,家風如一。“黃捲青燈,茹苦食淡,冬一絮衣,夏一布衫”,是祖父李大釗清貧一生的真實寫照。父親李葆華承風父輩,十分簡樸:家中老舊的三合板傢具、沙發坐下就是一個坑。這樣的家風傳承,讓李宏塔面對簡樸生活時樂在其中。

新華社合肥8月22日電 二十年前,安徽省合肥市長江路有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蹬著自行車穿過熙來攘往的街頭。沿路的交警和攤販都認得他——騎車上班的“李廳長”。“李廳長”名叫李宏塔,歷任安徽省民政廳廳長、安徽省政協副主席,他的祖父是中國共產主義運動先驅——李大釗。

如今,滿頭銀髮的李宏塔年屆古稀。可這位“紅色後代”的故事卻依舊為人們津津樂道:傳承“紅色家風”,數十年堅守初心、本色做人,為政勤、為官廉、為民實。